悠夏

小推荐一个文以及为什么我讨厌某些跪舔文

彌生:

最近看了一个ABO文,《这个梦我喜欢》by黑糖煮酸梅。


简单地介绍就是:简单粗暴中二A贵族女X正直圣母脑补O骑士,少女穿越到ABO设定异能世界的病弱贵族A女身上,原身天生无痛感+她自己常做各种梦导致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在“梦”中为所欲为的她一直被当成有病的异能高手横扫各个“NPC”,主线为打怪建设,感情线弱无肉,剧情线很好看。


今天详细写写这篇文的亮点,首先我很讨厌那种弱O视角的ABO文,ABO原本作为炖肉设定出现,我觉得挺爽的,肉文就是要各种play嘛!但随着ABO加入剧情,对于alpha男的崇拜和现实生活中对于强大男性的崇拜如出一辙,甚至更原始,还加上了本能的设定(有些设定会写成beta和omega本能中就惧怕alpha,弱小的alpha惧怕强大的alpha),以至于更无法抗拒。


在现实社会中,我们争取了几千年才推翻明显的阶级不平等,几百年才推动了一点种族平等和性别平等,一到ABO世界中难度立刻MAX,alpha真的是天生站在顶端,比纳粹人种优化学还纯粹。


设定了这样一个人人生来不平等的世界观,如果作者写一个最底层的omega如何争取平等,争取进步,那也是很赞的,但事实上,很多ABO文标的强强就和披着女强外皮实质上跪舔男权的玛丽苏武则天和《女医明妃传》一样,都是呵呵。


主角O人设自强自立,努力上进,打抑制剂也要装B,遇到了很多困难,然后他被一个强大的A看中并且保护纵容了,于是!他的地位瞬间突飞猛进,克服一切障碍!他成为了人生赢家!一个O在一个性别压迫严重的社会中胜利了!


可是这有什么意义呢?那个O不愿意嫁人生子,打抑制剂,都只是为了后面遇见那个强大的A做铺垫,让那个强A觉得“他好清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从此扶摇直上,捅一切篓子都有强A撑腰擦屁股,这是真正的平等和独立吗?看着好像是对不平等的挑战,其实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利用这样不平等的规则达到了自己目的,可以说是一种ayawawa老湿式的投机分子心理。


我不喜欢这类披着自强外皮的傻白甜文,比讨厌真正跪舔男权的后宫争霸文还讨厌,所有的自强,自立,奋斗,不是为了让自己更好更完善,不是为了帮助因为社会结构不平等而被压迫的同胞,不是为了让世界更好哪怕一点点,而是为了遇到一个强大有力的男人,吸引他的目光,从此生活在他的羽翼下,在他的保护下发一点无伤大雅的小脾气,做一点让自己感觉良好的小善事。且不说这样的男性存在不存在,单单就这种把真正独立自强的追求贬低成沾沾自喜的小聪明就让我恶心。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ayawawa老湿可以把所有的问题都扭曲成:“她不结婚/不生孩子/不伺候老公以后就知道后悔了。”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精彩的人生。而我们真的需要让这样精彩的选择多一点,再多一点。


回到这篇文上来,我觉得难能可贵的就是作者以女A男O的奇妙设定,隐射了现实生活中很多的性别不平等,原来把那些现象抽离出我们的日常语境,就会发现它们是如此荒诞不经,但我们却熟视无睹。


当然,这篇文归根结底是个爽文,不是个社会学论文,所以女主有很粗的金手指,构造她的理想世界的时候基本上顺风顺水。男O在爱上女主后没有一味忠犬,而是要求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女主把他当做一个真正的爱人来对待。他说这话不是“作”,而是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认识和接受,他知道自己能付出什么,该怎样生活,需要什么样的爱,他愿意也有能力去承担自己的选择带来的后果。女主也经过深思熟虑以后,面对了自己的内心。可以说他们真的突破了很多AO恋“霸道总裁与小白花”的无聊设定,是两个自由平等的灵魂。


此外各种配角也十分出彩,因为是个爽文,所以还是挺理想化的,大家都在女主身边团结一致建造一个更好的理想社会,但现实生活中还是需要这样美好的幻想呀不是吗。







【幻想通行】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Asile:

BGM:http://www.xiami.com/song/1772084139?spm=a1z1s.6659513.0.0.JtgVuT


 


——————————————————————————————




1


 


上条当麻捡到了一个叫做一方通行的机器人。


 


2


 


距离东京成为被放射尘笼罩的废墟已经不知过了多少年,存活下来的人们一边领取着政府的救助一边尝试着各种方法苦苦求生。


 


从上条当麻开始记事的时候眼前所能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色——已经破落坍塌的水泥墙壁爬满了青苔和爬山虎,龟裂的柏油路面上到处都是杂草,无名的绛紫色野花在大楼的阴影下轻轻摇曳着,当人们失去了对自然的主宰权之后,这些平时总是被视而不见的小东西又重新恢复了勃勃生机。


 


宁静的街道上偶尔可以看到相隔几个街区的‘邻居们’牵着他们的机械犬或者带着家中的机器人出来散步。


 


二十一世纪之后,机器人代替电脑、电视成为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


 


作为曾经的机器人设计师,上条当麻一向是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好感的,它们经过工厂的一套流水线被生产出来,按照主顾的想法披上毛发和人造皮肤、设定好性格程序、装载了语言系统,作为家庭的一员送到人类的生活中,但是它们和人类几乎无差的外表下还是冰冷坚硬的铁壳和只有齿轮和线路管道的内里,连思考模式都是人类灌输进去的,想到这些,它们过于接近人类的外表反而有些可怖。


 


换句话而言,上条当麻讨厌机器人。


 


所以他在26岁那年丢了自己机器人设计师的工作,现在做个偶尔帮人们修理损坏的机械维生的无业游民。


 


相比于和那些机器人对话来寻求心理安慰,上条当麻更愿意摆弄自家阳台上那几盆连自己都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除此之外他的唯一娱乐就是带上食物和水去人迹罕至的无人区‘冒险’。


 


“看来今天又走到了很远的地方啊。”上条当麻从几块堆叠在一起的碎石上跳了过去,打量着这片被称为银座的地区,曾经明亮闪耀的玻璃幕墙早已变成了一个个黑色的空洞,墙壁因为岁月的侵蚀变得斑驳破损,让人无法相信这里过去是世界最繁华的地区之一。


 


上条当麻拨开已经半人高的杂草,紫外线落在皮肤上,带来些许灼烧般的刺痛,空气中漂浮着轻盈的微尘,玻璃的碎片像水晶一样折出漂亮的光。


 


突然,上条当麻停下了脚步——


 


在破落的城市中,那个人半倚在被剥去彩色网格布的广告板上,下午三点整的阳光为他苍色的头发和白皙的皮肤镀上一层浅金色,深绿的草叶落在他的指尖上,上面缀着淡黄色的花,整个世界寂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上条当麻以为自己闯入了一个绘本上勾勒的童话故事,怔忪了片刻,他与一双火烧云般的绯色眼眸四目相对。


 


就这样,他们相遇了。


 


3


 


一方通行失忆了。


 


当然这是人类对这种遗忘掉过去记忆的行为的说法,而放在一方通行身上的话应该说是记忆回路受到损坏数据丢失。


 


不过他还记得两件事——他的名字是一方通行、他是一个机器人。


 


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记得。


 


他被拨动草叶的声音惊醒,虽然理论上来说机器人是不会睡觉的,他也不例外,所以一方通行推测之前自己可能都在为了节省能源待机。


 


那是一方通行失忆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类,反翘起的头发很像一种已经灭绝的、叫做刺猬的动物,眼睛是亚洲人很常见的黑色,也许这样黑的虹膜颜色并不常见,一方通行没有装载叫做审美的程序,看不出他到底是好看还是丑陋。


 


他的记忆区坏了,但知识储备区还是完好无损的。


 


一方通行有些迷茫的看着他,一时间忘了使用自己的语言机能。


 


“机器人啊。”上条当麻长出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和他一样无聊的人喜欢没事在无人区闲逛呢。


 


一方通行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是否有什么地方的人造皮肤脱落露出了线路,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僵硬到让一个普通人类看出自己的机器人身份,这一动不要紧,他的全身都发出了金属零件相互摩擦的噪音,破损的关节处有些漏电,似乎再动一动就会彻底散架。


 


那个人类就站在离他三公尺远的地方,目不转睛的看着。


 


他很想叫那个人类滚开,就像上条当麻不喜欢机器人一样,一方通行也讨厌人类,说不出什么缘由,一方通行没有被人类迫害过的记忆,也没有安装这样的程序,只是单纯的不想看到那些自诩他们主人的两足动物。


 


换种人类的说法,这叫做生理性厌恶。


 


“我估计你的关节锈住了,不要再动了,不然手臂可能会掉下来哦。”上条当麻好心的提醒道:“我原来好歹也算是个设计师,听我的不会有错的。”


 


于是一方通行就真的不再动了,他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很多零件已经锈蚀,线路也有老化的情况。


 


上条当麻看着那个全身上下只有眼珠动来动去的家伙突然有些想笑,“让我猜猜你是什么类型的机器人呢?安保?家政?还是商务?难不成是娱乐用的?”


 


明显带着玩笑意味的话语气得一方通行的神经系统差点短路。


 


你们全家都是娱乐用的。


 


4


 


上条当麻决定拥有一个自己的机器人。


 


虽然这个机器人是他从半路上捡回来的,光从银座弄到自己家来就差点要了他的命。


 


你可以尝试一下拖着一辆摩托车走上几十公里的路,摩托车的两个轮子还不能转。


 


一方通行的情况比他看起来要糟糕很多,损坏严重的不只有他的记忆回路,还有身体上的很多零件,这个可怜的机器人不知道被扔在野外多久,水汽把那些用来维持身体运作的小零件都锈坏了,一些传感器、驱动系统因为某种原因失去了作用。


 


有些零件能找到替代品,有些找不到,上条当麻虽然是设计师,但又不是变戏法的。


 


“我能叫你加速器先生吗?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上条当麻问。


 


一方通行的手臂上有奇怪的编码——Accelerator.CM.EP001。


 


Accelerator这个单词直译过来是加速器的意思,所以上条当麻准备这么叫他。


 


“不行,我叫一方通行。”白发的机器人对于自己的名字有异常的执着。


 


“可是机器人管理条例中不是说机器人手臂上编码最前面的英文才是他们正式的名字吗?”


 


比如说上条当麻如果是个机器人,那么他的编码开头就应该是‘Kamijou Touma’或者‘KT’之类的。


 


不过自称一方通行的机器人对加速器这个名字非常的不满意。


 


“好吧,一方通行就一方通行。别担心,也许你的原产地是美国呢。”上条当麻打趣道。


 


5


 


上条当麻已经好久没给机器人做过这么全面的维修了,有好多东西他只模模糊糊记得一点,所以时常会闹些搞笑的小插曲。


 


比如连结一条神经线路的时候一方通行的手会突然抽动一下,然后一拳砸在他脸上。


 


偶尔上条当麻会鼻青脸肿的想:那个机器人是不是故意的。


 


一方通行的右腿是破损很严重的地方,里面的线路已经接不上了,于是上条当麻就用自己家里余下的材料给他做了一条新的腿。


 


“难看,不要。”一方通行看了一眼说。


 


上条当麻气得差点把一方通行从家里扔出去——身为一个机器人怎么这么难伺候呢?!


 


后来上条当麻做了根拐杖扔给那个事多的机器人。


 


机器人拄拐杖,上条当麻觉得自己脑子一定是坏了。


 


6


 


一方通行的胸腔里装着一个能源核心,拳头大小的球形,从接口的缝隙会透出暖黄色的光,那相当于一个人类的心脏。


 


上条当麻给一方通行做检查的时候曾经用手碰过它,因为机器的不断运作所以是温热的,虽然不会跳动,但却能让人意识到这个由钢铁和塑胶管组成的家伙是‘活着的’。


 


“你是不是已经到使用年限了?”上条当麻突然没头没脑的问。


 


“谁知道呢。”一方通行懒散的回答。


 


上条当麻看着那颗可以左右一个机器人‘生死’的能源核心,觉得它原来应该比现在还要明亮。


 


现在,好像有点暗淡了。


 


7


 


关于一方通行的能源问题上条当麻曾经非常认真的琢磨过,认真到他把自己家翻了个底朝天,堆了一桌子的各式电池问一方通行吃不吃。


 


结果就是第二天来修理电脑的野泽太太差点被吓晕过去:


 


“上条先生?您怎么弄成这样?被抢劫了吗?!”


 


上条当麻揉了揉肿的老高的脸颊:“从楼梯上摔下去了而已。”


 


哦,请珍惜对待你们家的机器人,它们就算真的饿也不会吃电池的。


 


8


 


越相处上条当麻就觉得一方通行和其他的机器人不一样,至少上条当麻根本无法讨厌他。


 


越相处一方通行就觉得上条当麻和其他的人类不一样,因为一方通行快被他烦死了。


 


9


 


上条当麻告诉一方通行,机器人编码的‘EP’是试验品的意思,‘EP001’就是试验品001号。


 


“随便啦。”一方通行歪头想了一会儿,说:“那CM呢?”


 


“蠢萌?”


 


“滚。”


 


10


 


“你记忆回路受损应该是太久没有得到休息的原因。”上条当麻提议一方通行偶尔给自己的机体断个电,“说不定会让数据恢复。”


 


“那你记得给我启动。”一方通行不放心的补上一句:“别忘了!”


 


“忘不了,安心断你的电吧。”上条当麻一边在厨房忙自己的午餐一边说。


 


机器人是不会做梦的,但是断电后一方通行却感觉自己丢失的数据正在一点点回笼。


 


他看到很多人类,每个都穿着破烂的衣服、身上脏兮兮的,眼神麻木的向前走着,世界是一片死寂,偶尔有人轻轻的咳嗽一下或重重的吸一下鼻子,然后又变得安静。


 


一个妇女抱着幼儿从他身边走过,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对他伸出手,然后被女人迅速按回去。


 


那双浑浊的眼睛里是恐惧和憎恶。


 


他看到轰炸机从头顶飞过,投下令人畏惧的暗影,空气中弥漫着烟尘,也许很呛人,但是他并没有这样糟糕的感受,或者说,感受不到。


 


一方通行从没感觉断电是件这么令人难以忍受的事情,那些断裂成一片片的记忆数据让他想快点睁开眼睛,和那个人类大吵一架。


 


断什么电啊神经病,让你心脏停跳一天你愿意吗?


 


愿意吗?!


 


当一方通行的线路被重新连接上的时候首先白了上条当麻一眼。


 


“恩?你眼睛里的是什么?”上条当麻没有理会那个生动的白眼,好奇的看着白发的机器人。


 


一方通行在自己眼睛周围抹了一把,说:“机油。”


 


11


 


机器人是不需要睡觉的。


 


每当黑夜降临上条当麻休息之后一方通行常常会感觉到无聊。


 


他会撑着拐杖走到阳台,给那些奇奇怪怪的绿色植物浇点水,不过不能浇多,这些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玩意在外面的土里生长的话那么张扬,被挪到花盆里后就变得特别的娇贵。


 


一方通行第一次被上条当麻命令去给植物的浇水的时候完全没有应该控制水量的自觉,差点把上条当麻的阳台淹了。


 


黑发男人一边喊着“不幸啊”一边来回折腾那几盆植物的场面看的一方通行还挺开心。


 


后来上条当麻不知打哪找了块小黑板,拿着个扳手严肃认真的教一方通行热爱生命。


 


一方通行想着想着一下又忘了控制水量,溢出来的清水顺着花盆边缘淌了出来。


 


毁尸灭迹吧。


 


黑心的机器人琢磨着要不要把这盆植物从阳台扔下去。


 


12


 


“上条当麻。”


 


“恩?”


 


“上条当麻?”


 


“干嘛?”


 


“上条当麻!”


 


“好好、我在。”


 


“上条当麻——!”


 


“想说什么你就说啊——!”


 


“你是个混蛋下三滥——!”


 


“闭嘴!”


 


13


 


来上条当麻这里修理东西的人常常会把一方通行当做一个活生生的人类。


 


这也确实,一方通行的外表不会让人产生任何违和感,甚至有时候会让你非常想多看几眼。


 


至于情感,上条当麻总觉得一方通行不应该是个机器人,有时候他比人类更像人。


 


更何况这个世界上应该找不出第二台撑着拐杖的机器人了。


 


14


 


上条当麻在26岁的时候还是一个机器人设计师。


 


偶尔会有人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丢掉一份如此好的工作,他只是开玩笑一般的说:“因为我很不幸啊。”


 


一方通行看着上条当麻满头大汗的修理一辆总是无故熄火的家用车:“为什么你会丢掉工作呢?”


 


“因为我造了一个机器人。”


 


“啊?”


 


“那个机器人杀了很多人。”


 


“哦。”一方通行若有所思的说:“所以你被你的机器人连累就被辞退了。”


 


“不,我准备销毁他,但是让他杀人的人不同意。”上条当麻顿了顿,补充道:“我是辞职的。”


 


“那个机器人已经没救了?”一方通行笑了起来。


 


“不,他只是不知道杀人的是错的而已。”上条当麻停下了手中的活,对车主人说:“这台车已经快不行了,就算修几个月之后还是会再坏掉。”


 


“使用期限到了吧。”一方通行歪了歪脑袋。


 


上条当麻垂下眼帘,手指从已经磨损的很厉害的车身上划过:“也许吧。”


 


一方通行问道:“如果你再遇到那个机器人你会对他说什么吗?”


 


“不知道呢。”


 


在机器人领域‘CM’是‘Combat Model’也就是‘战争用’的意思,上条当麻到最后也没有告诉一方通行他手臂上的那两个字母有多么沉重的意义。


 


上条当麻,26岁时是一名机器人设计师。


 


他最后监督完成的机器人有着白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眸、与人类相似到无法分辨的外貌和一个写作Accelerator却被读作一方通行的奇怪名字。


 


15


 


一方通行想起了很多事。


 


不是给植物浇浇水、和另一个人吵吵架的平凡日常。


 


那些记忆有关于鲜血、战争、仇恨和杀戮,没有一点温度可言,回过神的时候他的身体总会感觉到不存在的刺骨寒冷。


 


他不是安保用的机器人,也不是家政用的,更不可能是娱乐用的,而是杀人用的。


 


他是一台无知无觉的杀人机器。


 


一方通行觉得自己离上条当麻越来越远。


 


或者说,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属于一个世界。


 


他时常会在夜晚无所适从的时候盯着自己的双手,想着上面曾经沾染了多少人类的血液。


 


一方通行并不是讨厌人类。


 


只是忘了如何才能不去伤害他们。


 


16


 


那天,上条当麻突然说:“我觉得我想好对那个机器人说什么了。”


 


一方通行有些好奇:“恩?什么?”


 


“我会说——我们一起赎罪吧。哎哎哎——?一方通行你别哭啊!”


 


“说过多少次了!这是机油!”


 


17


 


一方通行的身体又发生故障了。


 


第一次是反射系统,修理的时候他的身体会像拒不配合检查的小孩一样不停的挣动。


 


第二次是语言系统,他努力想说出点什么却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音阶。


 


第三次是神经系统……


 


上条当麻想起了那辆因为已经老化严重而被主人扔在他这里的家用车。


 


“使用期限到了吧。”


 


他又忍不住想起一方通行半开玩笑般的话。


 


也许他们早就该做好准备迎接这一天的。


 


18


 


一方通行已经学会了如何控制好浇水的水量,所以他没有再淹了上条当麻家阳台的机会了。


 


当然,上条当麻也没有再教育他热爱生命的机会了。


 


19


 


阳台上的植物已经有几天没有浇水了,那些碧绿的叶片有些委屈的打着蔫。


 


他们的主人正在尝试用各种方法延长一个机器人的生命。


 


每次打开一方通行的胸腔检查时上条当麻都觉得那颗能源核心正变得越来越冰冷,暖黄色的光芒很微弱,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白发的机器人丝毫没有对自己身体寿命的忧虑,时不时找点上条当麻的麻烦当做乐子。


 


虽然有些事他们两个都很清楚。


 


20


 


渐渐地,一方通行的身体再也无法动弹了,就像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一样,只能转动一下眼珠,或者扭一下脖子。


 


他看着上条当麻曾经帮他做出来的那条‘难看’的腿,说:“也许我当初应该装上它。”


 


“谁管你。”上条当麻随手扔掉了一个没有用处的传感器。


 


“我累了。”


 


“哦。”


 


“我们休息吧。”


 


上条当麻把手里乱七八糟的零件扔回了箱子里,笑着说:“好啊。”


 


我、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


 


21


 


“上条当麻,你眼睛里的是什么?”


 


“啊,机油。”


 


22


 


上条当麻第一次觉得黑夜如此的漫长,他们肩靠着肩,像畏寒的幼犬一样挤在一起相互取暖。


 


一方通行睁着眼睛,专注的看着夜空,上条当麻专注的看着他。


 


没有人打破这份静谧。


 


但破晓还是到来了,灰蓝色的天空逐渐被映亮,仿佛棉絮般被染成红色的朝霞堆叠着,从中透出暖和的明黄色,一点点的铺满整个视野,薄纱般笼罩着孤寂的城市。


 


曙光穿过半敞的玻璃窗,倦鸟般停靠在他们的胸口。


 


上条当麻发觉倚在自己身上的重量突然增加了一些,于是伸出手摸了摸一方通行带了些许暖意的头发:“你要睡了吗?”


 


“恩。”


 


“你说,机器人会梦到电子羊吗?”


 


一方通行疲惫的垂下眼眸,睫毛在人造皮肤上投射出一小片阴影,很久之后他笑着回应道:


 


“也许呢。”


 


23


 


上条当麻握住了一方通行的手,轻声说:


 


“晚安。”


 


——————————————FIN——————————————


 


部分世界观取自菲利普·迪克的小说《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